◤東京恶犬◢

自己多孤独自己知道就好了
不需要跟所有人说,不要向别人分享你的孤独
因为…真正的孤独没有可分享的人啊

杰佣(兽人!ooc!)

哈斯塔坐在椅子上,昏暗的室内没有一点亮光,四周的窗帘紧闭着;手中不停转动着的高脚杯下一秒就像垃圾一样被摔在了地上,从杯底开始破裂最后变成了碎片,光线太暗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应该不会太好

 

杰克早就醒了因为怀里抱着的小狼崽还在睡着,也就继续保持这个姿势躺在床上,不时地用手撩拨奈布额前的碎发,看着小狼崽被撩拨的痒痒往自己怀里窝的模样,不禁发笑,看来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虽然确实是得罪了某位仁兄,可是...自己又不是怕得罪人的人,更何况自己得罪的还不是人

“唔...”小狼崽看来是醒了,窝在怀里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看见杰克还在就像是得到心仪很久的玩具一般的孩子,开心的露出笑容还有那颗俏皮的小虎牙,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杰克,像是湖水一样的湛蓝色的眼睛,干净的不舍得弄脏

“饿了?”抬起小狼崽的下巴,拇指在那小巧的两片唇上摩挲着,一只手探下去摸摸狼崽的小肚子,瘪瘪的,看来应该是饿了;叫下人去准备饭菜,自己则抱着小狼崽好好的啃食了一顿,之后才把下人送进房的饭菜喂进小孩的肚里,等小狼崽吃饱,就是饭后运动的时间了

月亮像往常一样挂在天边,不同的是今天不是朗月,总有乌云遮在月亮的边角不肯散开,杰克的手指有节奏的打在木质的床头上,像是奏着乐章;奈布不知怎么了,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就算是在杰克怀里也是一样,虽然能安静但是就是睁着大大的眼睛,不睡觉

“怎么了?不睡觉”伸手逗逗怀里的人;看着那只有些苍白的手,奈布吞了口口水;下一秒那两颗小尖牙就挨上了自己的皮肤,然后就是一阵刺痛,杰克皱眉看着咬着自己的小狼崽子,还没有放嘴的意思,钳住小狼崽的下巴迫使他松开嘴“没吃饱吗?咬我干嘛?”两个小孔印在杰克的皮肤上,鲜血在杰克苍白的皮肤上显得异常刺眼

小孩挣扎着,被钳住下巴的感觉很不好受,头不停地晃动着想要甩开杰克的手;杰克松了手,小狼崽一下摔在了自己身上,惹得他发笑;奈布撑起身两眼直直的盯着杰克搭在床头那只被自己咬了的手,之后两只耳朵动了动,像是捕食猎物一般扑到杰克手边,伸出舌头舔舐着顺着指尖向下淌的血液

看着奈布异常的举动,杰克嘴角扯出了一丝伪绅士的笑容,被他抱着舔血的手就这么任由他抱着,另一只手握上那支起来翘着的尾巴,从尾椎一直摸到尾巴尖,摸着光洁的大腿,猛地翻身把狼崽子压在身下“小崽子,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只顾着舔舐鲜血的奈布好像没有听见杰克在说什么,又伸出舌头把所有的血液都舔干净,还舔舔沾在自己嘴唇上的残血

“呵~”身为一只活了几百年的血族,小孩的反应加上今天的天象异常,杰克心里明白,这小狼崽子的发情期快到了,发情期前的不安又不见月亮,小狼崽变得异常渴望血液,虽然这样的狼崽子并不多见,渴望血液而不是嚎叫,说起来,怪不得今天的晚上这么吵

像是魔力,奈布就是不肯放开杰克的手,一个劲的吸食着杰克的血液,那两颗尖牙都变得异常锋利;摸摸小孩的脸,猛地把手抽出来,吓了小孩一跳,小耳朵动了动“好吃吗?”一边说一边把手上的唾液和血液擦干净,敞开领口,苍白的脖颈,跳动着的血管,奈布的眼睛里放出红光,吞咽着口水,嘴边还残留着杰克的血液

“想咬?咬吧”两个锥形物体刺进血管;奈布抱住杰克的脖子,坐在杰克身上大口的吸吮着那看似异常甜美的血液;杰克靠在床头,一手环着小狼崽,大大方方的让奈布吸食自己的血液,活了几百年,头一次见到这么迷恋吸血鬼血液的狼人

月亮出来了,不再被乌云遮挡,奈布像是失去所有力气一样趴在杰克的肩上睡着了;抱着小狼崽子,擦掉脖子上的血迹,在小孩嘴上舔了一下,自己的血,也没什么味道,就是一样的铁锈味,不过,暗下眼看了一眼睡着的奈布,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对这小狼崽这么有吸引力,看来,自己的决定还真的是没错啊

(未完持续...吧)

 

(失踪人口回来了,真的是失踪了好长时间啊,自己都没脸,不过涨粉这件事真的出乎意料,谢谢不离不弃的小伙伴,爱你们,ღ( ´・ᴗ・` )比心)


我也是有白纹的人啦哈哈哈

杰佣(ooc!私设!兽人!)

哈斯塔被仆人引了出去,杰克摸了摸小狼崽子的耳朵,在那张粉扑扑的小脸上亲了一口,去了会客室;奈布被一个人留在了屋里,时间不早了,小孩儿就趴在床上等着杰克回来,谁知道这一等就等到了睡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杰克回来了,杰克把奈布抱进被子里,自己坐在椅子上一手撑着头,双腿交叠在想着什么

月亮越爬越高,越过了屋顶,小孩突然醒了过来,蓝色的眸子里闪烁着泪光,好像是做了噩梦,神情惊慌的四处环顾着,毛茸茸的小爪子抓着身下的床单,无助的模样惹人心疼,但是下意识去找的人今夜没有在奈布的身边,杰克坐在椅子上浅眠着,布料摩擦的声音吵醒了杰克,微微抬头就看见了床上人儿惹人怜的模样

这才想起自己一直在想事情而冷落了小人,走上前摸了摸小孩的脑袋;奈布回过头看见熟悉的脸就近在咫尺,伸出双臂抱在了杰克的脖子上,躲进男人的胸膛,坐在床沿的杰克把奈布抱进自己怀里,有些薄薄的被单缠在奈布光洁的双腿上,小孩在自己胸前啜泣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的噩梦

渐渐平静下来的奈布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扒在杰克的衣服上,哭过了又困了就在杰克怀里睡着了,杰克的嘴角始终没有弧度,他清楚自己对这个小狼崽已经不单纯是饲主的感情,有些东西变质了,哈斯塔提出的要求让杰克心烦意乱,那个黄衣看上了自己的小爱宠,而且已经开出了价钱;现在的杰克不知道是该保住自己的名誉还是应该保住自己的心头肉,就这样纠结到天亮,杰克看了看怀里睡着的小奈布,做出了决定

等奈布醒了,杰克把昨晚被打断的份都要了回来,之后就抱着小狼崽去了餐厅,吃过饭,杰克吩咐管家告知哈斯塔,他说的事情自己已经决定好了;今天没有太阳,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太阳,暗红色的窗帘紧闭着,杰克正在床上享受着自己的饭后甜点—一只小狼崽

吃干抹净以后杰克就哄着已经清理过身体的小狼崽子睡午觉了,午后,太阳总算是冒出了头,暖暖的阳光洒在奈布的身上,看起来如此圣洁,可惜的是虽然模样还是孩子模样,身子已经被调教的纯熟,杰克的手掠过奈布的发丝拨弄了一下,看着小孩睡着的可爱模样,在侧脸上落下了一吻

屋外阳光正好,午后,是怀抱爱人的好时光;杰克嘴角上扬,比起奈布,什么都不重要,现在自己想要的只有奈布而已——这个睡在自己臂弯里的小狼崽

 

看见被退回的定金,哈斯塔明白,这场交易失败了,杰克食言了

(未完持续...)

 

这个是接前几篇私设的兽人的后续,还没有写完,拖更了抱歉,最近事多,感谢不离不弃的小伙伴,爱你们,ღ( ´・ᴗ・` )比心

厂律(ooc!)

发布了长文章:厂律(ooc!)

点击查看

游戏进行的越来越频繁,很多人都没有休息的时间,再加上莱利有伤不能参加游戏的原因,求生者最近换班的频率很快,也正是因此求生者中有些身体不太好的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就被必须要休息了

其实这两天莱利的伤好得差不多了,已经结痂了,精神比起前些日子来说也好了很多;清晨,不太强烈的阳光照进屋子里,里奥抱着莱利睡的正香,生物钟准时叫醒了里奥,睁开朦朦胧胧的双眼,看看枕在自己胳膊上的爱人还在睡着,不忍心叫醒他

轻轻的抽出自己的胳膊,下了床帮床上的人掖好被子去洗漱了;莱利睁开眼睛,打了个哈欠,漂亮的绿眸子里终于闪着亮光,这两天伤好的差不多了,也可以下地走动了,莱利推开被子光着脚下了地,坐在椅子上又重新看起了那被冷落了许多时日的书

里奥回来的时候莱利正光着脚,交叠着腿坐在椅子上,一只手拿着书一只手搭在自己的小腹上,时不时的推一下夹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看得入神也没有发觉里奥正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呆呆的看自己,视线尤其集中在那两条没有任何遮挡的长腿上

似乎是感受到了某些人炙热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自己身上流窜一样,莱利不经意抬头正好对上里奥的目光,四目相接,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看着里奥呆在那,莱利稍稍扯开嘴角向后靠在椅背上,书盖在腿上,歪了歪头

“想什么呢?”

“啊...没什么,那个,莱利”

“嗯?”

“前段时间的事...对不起...”

“你是指你把我独自丢在这,几天几夜不回来,一回来就对我恶言相向,质疑我,污蔑我的事?!”

“那个...对不起...莱利”

“哼,我可没打算原谅你”

“那..那我怎么做,你才能原谅我啊?”

“这个嘛...”

说着纤细的手指抚上了被烧毁的半张脸,故意在尚有皮肉的嘴唇上流连挑逗,好一会才离开

“算了,这个你都原谅我了,我还不依不饶岂不是...很不讲理吗?”

稍稍上挑的眉梢,好看的眼眸以及那个莱利独特的笑容都牵扯着里奥的心脏,欲望在心里燃烧,想要好好的疼爱眼前不断撩火的男人但是又顾忌莱利的伤,这个娇生惯养的上等人相当的细皮嫩肉,更何况还是自己心头的宝贝,里奥可不想因为自己的莽撞让爱人再受伤

“莱利...”

环抱住坐在椅子上的莱利,整张脸埋进莱利的肩窝,鼻尖蹭着修长的脖子,耳根,耳垂,目光停留在小巧的耳垂上

“莱利..”

“怎么了?”

“你真好看”

“啊?!”

“对不起...”

莱利没回话,伸出手摸了摸被里奥鼻息喷的痒痒的耳垂;在那张嘴上亲了一下,然后跟他说自己肚子饿,把他支出去拿早餐去了;里奥走后不久,克利切就不请自来了,门被推开的一瞬间,莱利还在庆幸自己把衣服穿好了,所幸没被外人看见自己的不雅之态

“皮尔森先生,以后进门前请先敲门,谢谢”

“唉~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我已经用不着敲门了呢~”

“皮尔森先生是把我这当做瑟维那了吗?”

“怎么说~”

“已经那么随便了吗?”

皮尔森总是喜欢贴着莱利说话,现在不夸张的说皮尔森已经快贴上莱利了,两个人的鼻尖也就几厘米的距离,莱利侧过脸,躲开皮尔森的鼻息,温热的气息喷在自己的侧脸上;莱利从来没觉得皮尔森这么变态,只是觉得他不太招人待见

“弗雷迪,今天去参加游戏吧,人手不够”

“你总是喜欢贴着人说话吗?”

“嗯?我只喜欢贴着你说话~”

“咔嚓”门被推开,里奥手上拿着早餐,看见皮尔森又来骚扰自己的小娇妻(误),属实是不高兴,虽然知道莱利不喜欢他可是,有哪个男人愿意自己的爱人成天被别人调戏的,就算是木头也是男人啊

看得出来里奥不高兴,莱利心里稍稍有些喜悦和得意,被自己喜欢的人在意的感觉真舒坦

“皮尔森先生有什么事吗?”

“嗯?啊,是厂长先生啊,没什么我就是来看看弗雷迪而已~”

挑衅一般的语气,里奥的眸子里有怒火,本来就因为皮尔森调戏艾玛的事对这个人有看法,现在又肆无忌惮的跑到这来调戏自己媳妇儿(误),而且变本加厉,里奥觉得是不是自己对这个人下手太轻了

“没什么事,就请你出去吧!”

“呵,好~弗雷迪,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说完就溜了,真是个狡猾的骗子;莱利皱了皱眉,刚才皮尔森的话肯定让里奥误会了什么,看看那张铁青的脸就知道这个傻大个肯定误会了什么,刚要开口叫他唇瓣上就贴上了同样柔软的另外的两片唇肉,有个柔软的异物进入了自己的口腔,舔舐着洁白的齿贝勾连纠缠着他的舌头

莱利现在被里奥抱在怀里,双腿跨在里奥的腰侧,富有弹性的臀肉压在里奥的大腿上,后腰上的手不老实的拉扯自己刚刚掖好的衬衫,顺着衬衫的下摆处伸进来的手抚摸着白嫩的肌肤,只摸了一会动作就停了

“莱利,皮尔森跟你约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他自己的想法,我可没答应”

“我不喜欢他靠你太近!”

“腿长在他身上,我能怎么样?”

“莱利,你千万别喜欢上他,他...”

“闭嘴!傻子,我说过很多遍了,我只喜欢你!”

“莱利..”

“再说了,皮尔森那样的下等人也入不了我的眼”

“我也是下等人...”

“那也是我爱的下等人”

里奥紧紧的抱着莱利,再度吻上莱利的唇;早饭吃完的时候已经靠近中午,莱利坐在椅子上看书,里奥送完餐具以后就被叫去参加游戏了

里奥去参加游戏了,莱利还是像前一段时间一样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一会看看书一会在床上滚两下,反正是在消磨时间;走廊上有脚步声,莱利直起身子坐在床边,脚步声停在了自己的房前,没有敲门直接开了房门,莱利下意识的朝房门看去;是皮尔森

“哟,弗雷迪~”

“你有事吗?”

“我来叫你去参加游戏啊~”

“对不起,我不去”

“唉~可是是庄园主的要求哦~”

“庄园主?”

“大家都在等你,而且你的伤不是也好很多了吗~”

没来得及说话,莱利就被皮尔森硬拉着去参加游戏了,拉扯的过程中莱利的伤口有些裂口,不过应该没什么大事,莱利也就没想什么挣开拉着自己的皮尔森,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向大厅走去;游戏等候区,这局并没有皮尔森,监管者是新来的哈斯塔—黄衣之主

莱利坐在椅子上,伤口的撕裂还是让他感到不适,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腹部,眉头紧锁,埋在自己放在桌子上的那只胳膊里

“怎么了,莱利先生是不是不舒服?”

是艾玛,莱利轻微的扯动嘴角

“没事...”

“可是你脸色很苍白啊”

“要不还是不要进行游戏好了”

“是啊,本来也没有排到莱利先生的”

艾米丽和特蕾西在一旁附和着;特蕾西说的话让莱利神经清醒了一下,没有排到,哼,皮尔森那个骗子,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再去换人了,莱利摇了摇头进行了游戏

 

游戏

 

是一个新的场景,有极光有海,看看手上如同毕加索的抽象画一般的地图,这个地方还挺大,不过还好自己就站在一台机子旁边,收起手里的地图开始解机子;这个地方还有些暗,但是头顶的极光很漂亮,如果不是游戏真想有时间来旅行,听说是美智子小姐的故乡;现在的莱利可没有心情去欣赏美景,耳边的电流声和密码机的声音冲击着耳膜,伤口顺着细小裂痕流出的血渗透着自己的衬衫,印在黑色的马甲上;晕眩的感觉萦绕着莱利

终于解完了机子,却因为最后的那一次校准发出的电光引来了监管者,莱利一手环在腹部的伤口上,上等人娇生惯养的身体让莱利的体力很快的流失着,晕眩感越来越强,监管者紧追不放,真的快要没力气了,虽然自己的图标显示没有受伤,但实际上自己还不如一个残血,特蕾西修好了最后一个机子,艾玛和艾米丽小姐已经被先行送回了庄园,现在在场的就只剩下在解大门的特蕾西和被紧追不舍的莱利了

地上长出了很多触手,莱利头晕目眩即使是带着眼镜面前的事物也依旧是模模糊糊的,电闸已经被解开了,特蕾西在门口焦急的等着莱利,一道红光闪现,哈斯塔传了过来一下就把特蕾西拍在了地上;莱利艰难的挪动着双腿向门口跑着

特蕾西被绑在不远处的椅子上,黄衣之主看起来并不在附近,莱利忍着伤口的疼痛去解救特蕾西,心跳没有预警的加快,特蕾西是被救下来了,一阵大力的击打让莱利晕倒在地上,地上细小的石子颗粒硌破了已经裂开的痂,鲜血染湿了地面,贴身的白衬衫都被染红

特蕾西因为黄衣之主在莱利身边守着,自己又受了伤没办法去救莱利,只有自己一个人先跑出了大门,莱利投降了,这场游戏是黄衣之主获胜了;莱利的伤口又再度撕裂,鲜血还在流,艾米丽拿着医疗箱神情焦急的蹲在地上,莱利躺在地面上已经昏厥,像个娃娃一样任人摆弄着

止血是第一位的,艾米丽剪开莱利伤口周围的衣服,已经破口的伤口随着莱利轻微的呼吸一颤一颤的向外迸出着鲜血,拿来纱布按在莱利的伤口上,血止住之后艾米丽重新消毒了伤口周边的皮肉,试着向伤口的痂上擦了一些酒精,上了药才重新包扎好

里奥刚刚结束一场游戏,艾玛就急急忙忙的来找他说莱利出事了,一听到这个消息里奥连房间都没进急忙跟着艾玛去找莱利;艾米丽把莱利的伤口包扎好,借来了毛巾沾着凉水在莱利的额前擦拭着,艾玛也把里奥带了过来,里奥看见早上还好好的和自己打情骂俏的爱人此时像个没有温度的娃娃一样躺在那,里奥心里涌上一阵心疼和一种恐惧

“艾米丽小姐,莱利怎么样?!”

“伤口又裂开了,我已经重新给他上药包扎了,现在还在睡”

“谢谢你艾米丽小姐,我能把他带回去吗现在?”

“可以,明天我再去给他换药就好”

“谢谢你”

“没事,我先走了,走吧,艾玛”

“嗯,爸爸,我先走了”

里奥没有说话,抱起暂时被放在桌子上的莱利,回了房间;把莱利的衣服脱下,伤口已经被包扎好了,拿出那件白衬衫套在莱利的身上,把人放进被子里,掖好被角拉过椅子守在一旁。毛巾攥在手里不时的擦拭着莱利额头渗出来的汗珠,又是那么苍白的脸,看的里奥心疼至极,不时地梦呓喊得都是自己的名字,莱利睡得并不安稳,伤口的抽痛鞭挞着莱利的神经

药起效果后莱利渐渐安静了,呼吸平稳的睡在床上,里奥这才放松了一下,打算找人问问莱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好好的,莱利会去参加游戏而且还又被伤到了


杰佣(ooc!私设!兽人!)



上,虽然不知道黄衣之主究竟都看见了什么,还是下意识的把自己的小宠物包的结结实实的揽进怀里

“阁下有什么事,请到大厅等候~”

(未完持续...)

杰佣(ooc!私设!兽人!)

月光洒进屋子,奈布睡得正熟,杰克一手撑着头侧靠在床上,上身赤裸着,修长结实的长腿被掩盖在纯白的被子下,腥红的双眼微微眯起,蹙起的眉头泄露了这位有着颇为较好修养的绅士的情绪,指尖流连于刚刚带给自己极致快感的身躯之上,心中出现了类似于爱情的情愫,杰克蹙起的眉头舒展不开

终于在天快要亮起的时候杰克动身,离开了位于森林深处的庄园;奈布醒过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往常应该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更没有感受到男人本应该环在自己身上的修长有力的肢体,清晨的空气透着凉意,奈布赤裸的身躯暴露在微凉的空气中,不禁打了个冷颤,掀开被子光着脚下了地

 

不过一时,里屋的浴室里流淌出水声;水声渐渐消失,奈布下身围着一条浴巾从浴室走出来,沾满水珠的双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拿起床边矮凳上的衣服套在身上,说是衣服,其实就是两块遮羞布而已,只不过能遮住淤痕斑斑的躯体,下身连屁股都盖不住,布满暴行的大腿和若隐若现的私处诉说着昨夜的狂欢,事实上是日夜狂欢

杰克从不让自己的小宠物穿裤子,反正一日三餐有人会送进来,自己的小宠物也不用出去,就算是奈布感到无聊的时候,杰克也只是把他哄上床,好好的调教一番而已,穿上裤子岂不是给随时会到来的调教加了一层很大的阻碍吗

奈布觉得无聊,吃过饭以后就又上床躺着了;庄园虽然很大但是下人并不多,杰克是庄园的主人,庄园里每间房都有个一奴隶,这些奴隶都是杰克调教好后用来赚钱的工具,虽说是调教但是杰克从来都不会碰他们,只是用工具代劳而已,这也是刑房的作用

 

奈布无聊的趴在床上,头上毛茸茸的小耳朵不时的抖动一下,身后的毛尾巴也是小幅度的摇晃着,两个湖蓝色的大眼睛愣愣的望着一处发呆,发着呆思绪就飘远了;开门声惊醒了奈布,急忙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直直的竖着两个小耳朵听着

杰克进门的时候特意弄出了很大的声响,看见急急忙忙把自己裹进被子里的奈布,嘴角上扬笑了笑,这小东西把自己裹得那么紧,也不知道在防着谁,不慌不忙的坐在椅子上,松一松自己的领带,等着奈布自己从被子里出来

奈布竖着耳朵听了好长时间,没有什么动静才从被子里冒出毛茸茸小脑袋,现在自己是人形态,刚拉下被子就看见了杰克坐在椅子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奈布看清来人后,两个毛茸茸的小耳朵又长了回来,推开被子光着脚走到杰克面前

杰克看着奈布,奈布也盯着杰克,只不过手一直拽紧衣服的下摆,勉勉强强的遮住腿根,杰克大手一览把奈布抱进自己怀里,两条光滑的大腿坐在杰克的腿上,布料摩擦着敏感的肌肤,奈布双手试探的环上杰克的脖子,感受着在自己尾骨上方不安分的手

“怎么?才出去不到半天,就想我了~”

略微轻佻的音色传入奈布的耳膜,奈布稍稍动了动屁股,坐在杰克的胯骨上,束缚在裤子里的某个东西顶着奈布双腿之间那个时常被疼爱的羞耻之处,杰克的手不时的绕到身后摸摸奈布的尾骨和尾巴,毛茸茸的尾巴握在手里把玩着

奈布软软的靠在杰克的怀里,尾骨和尾巴是他最敏感的地方而杰克还偏偏就是喜欢不停地玩弄那两处,就算是在调教的时候也是异常的喜欢抚弄他的尾巴,偶尔还会轻轻的咬咬脑袋上方的那两个小耳朵,借此给奈布带来更大的快感

“嗯~主人...去哪了...哈~”

身子被撩拨的绵软至极,长着稍长指甲的手指攥紧杰克的衬衫,衬衫被拽的皱皱巴巴的,杰克挑起放在自己肩膀上的下巴,对着那张发出诱人声响的小嘴吻了上去,呻吟被堵在嘴里,奈布身子发颤,滚烫的欲望攻击奈布的神志,下意识的扭动着腰,小屁股在杰克的下身蹭来蹭去,猩红的眼眸愈加的泛深,手也顺势偏离了方向,向禁地探去

直到把小东西弄得没有一丝力气,杰克才又摸了一把他的小耳朵,站起身把人带到床上调教去了

(未完持续...)


杰佣(现代,ooc!Abo,私设严重!总裁杰x警察佣)

杰佣(现代,ooc!Abo,私设严重!总裁杰x警察佣)

最近的奈布有些不太对劲,就如同H市的天气一样

可能是最近的事比较多吧,刚刚收编了一个抢劫犯,累得如同那啥啥一样

可是没来由的发脾气这种事,就算是杰克,也忍不了多久啊

今天晚上的饭不是杰克做的,大总裁难得的委屈了一下自己的小媳妇

“今天的菜好难吃,好腥!”

“腥?不腥啊,最近你很挑食啊”

虽然很恶心,可是不吃也不行啊,饿啊

“...还是腥的,难吃...”

杰克看了一眼面目狰狞(并不)的奈布

“最近,你是不是又开始了?”

“啊?!我怎么了?”

“开始乱发脾气了”

放下手里的筷子转身向书房走去

“......对不起......”

奈布忍着恶心的感觉,又吃了一口

可是没吃下去就吐了出来,果然,还是好恶心

 

杰克虽然嘴上那么说,但其实看着他吃不下去的样,心里真的挺难受的

手上的文件干脆不看了,反正也看不下去

果然啊,是不是因为自己他才这么阴晴不定的呢,不过,不管他什么样,自己都舍不得他难受呢

杰克从书房出来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没有人了

看来是真的吃不下去啊,收拾了餐桌上不知道能不能称之为菜的食物

还是去哄哄他吧,今天...想着瞄了一眼日历

原来...

收拾好东西,开门进了卧室

奈布眼里噙着泪水,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如同一个虾球

只不过是白色的...

看着蜷成虾子的奈布,杰克莫名的想笑

“宝贝儿,又生气了?”

从背后抱住他,顺便叹了口气

“没...没有”

闷闷的声音,有些哽咽

“真的?”

“嗯...只是感觉最近越来越控制不住情绪了”

露了一颗小脑袋在被子外,低着头

“是不是因为快到发情期了”

“嗯?”

“今天15号了”

闻言,奈布一怔,啊,最近太忙了都快忘了自己还有发情期

杰克扭过他的身子塞进自己怀里,顺着他已经炸起来的小短毛

“一副小委屈包的表情,我也没怎么你啊”

“我...我饿”

可不是吗,晚饭没吃多少,能不饿吗

“想吃什么?”

“嗯...甜的”

“那我去买点”

起身要走却被拽住了

“怎么?”

“我...想吃你做的”

杰克一愣随后笑笑,揉了揉奈布的小脑袋

“好,那你等一会”

“嗯...”

欲言又止,杰克也没说什么就去做饭了

 

看着奈布大口大口的吃着刚晾好的热粥,就知道自己的小宝贝真的被自己惯坏了

尤其是...他的胃口

看着他吃的那么香,自己也就满足了

也顾不上自己也同样没吃晚饭了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

“嗯...你不ci吗?”

“我不饿,你吃吧,你吃饱了就好”

奈布点了点头,把半碗粥喝完,擦了擦嘴

杰克收拾好东西就又抱住奈布,坐在了沙发上

“杰克,发情期好像提前了...怎么办”

“抑制剂?”

“没有了,抑制剂好久没用了,就都扔了”

说着靠在杰克的怀里,伸出小手指在杰克的手背上打转

“先请假吧,这几天在家待着,我尽量陪着你”

“可以吗?休假”

“必须请假!”

“如果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情...会有很严重的后果吧”

小心翼翼的咽了口口水

“肯定的,如果有a在会更严重!”

脸已经黑了,奈布小心的点了点头

“所以...”

“所以先在家待着,两个人腻在一起会好很多”

“嗯...”

杰克亲亲他的头,在耳边故意的说了一句

“这两天,我会标记你”

“唉?!”

“这样以后你身上有我的味道,那些不怀好意的a也会躲远点”

说着又搂紧了一些,亲亲这,咬咬那

奈布倒也不反抗,就任由男人抱着自己对自己上下其手

“杰克,你会不会嫌弃我啊”

“不会,再说了为什么嫌弃你啊”

“我...我这么挑食,每次都要你做,你这么忙,回来还要照顾我...什...唔”

挑弄着因为发情期异常柔软的小舌头,吮吸着两瓣红唇,被牢牢锢在怀里,奈布无法挣扎

直到杰克满意,才稍稍放开自己的小媳妇儿

“杰...克...”

杰克笑笑环紧了自己怀里的爱人;宝贝儿,因为我爱你,所以我会一直照顾你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无聊发牢骚

我不是很喜欢all啥啥啥的,但是不反对,不抨击,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cp,圈地自萌就好,不要到处ky,诋毁别人喜欢的cp,也给自己的cp招黑

和谐相处不好吗?

厂律(ooc!!!)

莱利的房间旁一直空着一间房间,一开始的时候里奥住在离莱利比较远的房间里,因为莱利来的比较晚,里奥的房间一直都是最开始分到的那一间,直到现在跟莱利谈恋爱,里奥的房间已经变成了空房,而新来的黄衣之主被安排到了原来里奥住的房间里

晚宴,莱利一直不太喜欢这种吃饭方式,尤其是在饭桌上有酒的情况下;今天晚上莱利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去吃晚饭,晚宴结束后,里奥又是醉醺醺的回来了,睁了睁充满水汽的双眼,眼角泛红,寻找着自己的爱人

“莱利...”

闻声,坐在桌子前的莱利抬起头,看见里奥又是醉醺醺的回来,有些不高兴,皱了皱眉,真亏这个大傻个在这种时候也能喝的这么醉,莱利放下书颇为不快的向里奥走去,里奥正晕乎乎的,看见面前站了个人,仔细看看,哦,是我的莱利啊,这么想着,不老实的大手已经攀上莱利的腰

纤细柔软的腰肢被里奥还住,莱利试着推了推环在腰上的手,但是无奈,力量差距太过于悬殊,推了没两下就放弃了,那两只大手卡在自己腰上就像两个大钳子一样,根本挣脱不开索性也就不挣扎了,就这么被抱着

“莱利...”

“干嘛?醉鬼...唔...”

还没说完就被堵上了双唇,莱利眯了眯眼,这几次之后莱利总结出了一个规律:只要里奥喝了酒就会异常大胆、主动,虽然莱利不反感这样的里奥,但还是有点不适应,毕竟你让他怎么接受自己那个智商情商都没有的爱人一喝酒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说道醉酒,莱利就不自主的想起他和里奥那糊里糊涂的第一次

被吻得神志不清,莱利自然地把手搭在里奥的肩膀两侧,享受里奥跟自己缠绵着的感觉,跟主人完全不一样的灵活的舌头舔舐着莱利的口腔,酒精充斥在两个人的口腔里,舌尖抵着舌根打转,莱利像只猫,懒懒的就这么受着,直到快窒息彼此才分开,唇舌间扯出了一条暧昧淫糜的银丝

酒味,空气中充满了酒味,里奥盯着莱利的眼睛看了好久,手开始不安分的动起来,把莱利掖在裤子里的衬衫拽出来,顺着衣摆探进去,绷带和手指上的老茧摩挲着莱利细嫩的皮肤,莱利歪歪头,欲拒还迎的抵住里奥

“你知道自己在干嘛么?下等人”

“莱利...莱利...我...知道”

“你又想酒后乱性,还赖账是吗?!”

“不...不是...莱利!”

莱利挣开了里奥的手,重新掖好自己的衬衣,坐在椅子上,低垂着的头颅掩盖住他脸上的表情,那种阴郁复杂的表情;里奥走上前想要触碰他的脸颊,伸在半空的手被莱利打了回来,现在坐在椅子上的莱利就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急需主人抱在怀里亲亲抱抱顺顺毛

“别碰我...”

“嗯...莱利,我....我没有赖账!”

“哼,那你还记得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记得...记得...那天...你真美”

“这个字可不适合形容男人!”

“莱利...我爱你...真的...不会赖账的...你相信...相信我!”

里奥有些着急,他是爱莱利的,只是有些笨,不懂得如何表达而已,可是,莱利心里的不安让里奥有些惊慌失措;其实莱利都知道,只不过是想让自己笨拙的爱人抱抱自己,哄哄自己而已,况且,在爱情里有谁是真正聪明的呢?

看着里奥涨红的脸,莱利没忍住笑了出来,一声轻笑换来了里奥更加惊慌的表情,现在的里奥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双手无措的放在莱利交叠着的双腿上,整个人是跪在地板上的,脑子乱乱的,不知道是因为醉了还是因为什么

“抱我...”

莱利的手覆盖在里奥的手上,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里奥充满老茧的手上画着圈,充满着挑逗性的动作,里奥的喉头滚动了几下,应着莱利的话,环住了莱利,鼻尖凑到莱利的脖子上嗅着莱利特有的气息

莱利似有似无的挑逗着里奥的神经,手指穿插进里奥短短的头发里;衬衣的纽扣被修长的手指解开,洁白的皮肤上还残留着里奥施暴的痕迹,刺激着里奥的神经

夜深了,庄园中只剩下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声......